Mala Hotpot.png

辣萦六感
(6 Senses Lingering on Mala Sensation)

(《辣萦六感》(1409字)是我2019年底投稿“新加坡第一届全国大专阅读节 舞墨文学创作大赛”的参赛作品,荣获一等奖(二、三等奖均为新加坡国立大学学生),评审包括著名新加坡作家伍木等。比赛原只为大专、大学学生开放,参赛适时我为新加坡中三学生。这篇散文在3000字限制下运用了通感的手法,意在表达通过味觉联想到的视觉等其他感官体验,讨论了吃辣与数理逻辑演绎、文章雕饰、艺术创作等些许哲思间相通相融的关系,灵感来源于我对多次品尝南洋本地特色美食“麻辣香锅”的体验,及我对美术音乐数理等兴趣爱好的反思总结。)

(This prose is a philosophical discussion dispersed with poems inspired by the taste of Mala Hotpot, organically combined with the contemplation of math, literature and artistic creation, using synesthesia. It won the 1st place in 2019 Inaugural National Tertiary Chinese Reading Festival Creative Writing Competition (open category), second and third runner-ups being students of National University of Singapore.)

        “乍拆青花苞,渐翻经艳,斜花蕊。”辣椒果斜长,其光辉掩映如玉晶莹浑然,掇拾一抔细看,臆测若是没尝过它滋味的人,定难体会它纯良外表下的狂热与汹涌,亦或料想它在饭菜中舞剑显功时的壮其蔚跂、浏漓顿挫。

        适逢坡上阴雨天,溽热与憋闷自是应由辣味冲击而祛散,因而我欣然起行,找到了东海岸附近经常光顾的麻辣香锅。说是消除暑热、餍饫果腹,倒不如说是流连熟悉的味觉享受。坐在海岸边,我欲远望观景来消磨短暂的等待上菜时间,见“云青青兮欲雨,水澹澹兮生烟”,一想祥和即将与味蕾的刺激对冲,平静即将被感官的喧豗激荡,难免对这变化既窃喜又惋惜。但以局外人视角反观此时的自己,不过是一人独坐,在不知所以地想象,时间才流去几分。倏而“惊风乱飐芙蓉水,密雨斜侵薜荔墙”,雨水与风就是那样的局外人,不论人所想、不顾谁所爱,骤然降至,随走随停,好不潇洒,更是衬托人寻辣的执拗,甚至是诙谐。饭菜俱齐,我便急不可耐地夹起各类油亮的菜品,尽享杏鲍菇的筋道弹滑,宽粉带的热辣缠绵,包心菜的脆爽清新,油豆皮的咸淡适中……方时,我的上瘾享受过程才得以又演。

        辣本是种痛觉,但我无法言清其作用位置,只由得五感彰显——微润的眼眶还在期待热泪珠的滚流,吸溜的鼻腔还在挣扎不停,嘴里全方位的、似气流的翻滚还在膨胀,而耳听雨声渐大,像是为吃辣者壮士气。谈及触感,握着筷子的右手不时沾溅的辣椒油又给这吃辣过程增添一种动感。而夹杂其间的暂时无法阔清的感觉,照一般说法,即是第六感,它是领着当前麻辣和痛感更上一层楼的动机,是不由分说、不问归处的挑战心理,是不断逼近泪珠最大饱和度的快感。值此时,鲜有吃辣爱好者愿意以甜冰饮或冷牛奶浇灭如火热情、掐断感觉蔓延的,因为这一种层层到达辣味顶峰的活动通常是有序的、耗时的,甚至是需要耐心增加辣的“剂量”的,否则直接吃朝天椒,则不保“出师未捷身先死”的壮烈啊。

        多感交错,则此中有彼,彼中含我。其实吃辣,何尝仅限于味觉体验。类似地,我们的学习研究、文章雕饰、艺术创作,均与吃辣之过程与感觉时时相称、每每相依——数学归纳与演绎,正是基于基础结构与概念的习得与习惯,转而步步深入,近修细节,远葺整体。一来,进步要靠直觉的积累和理论的支持,即辣味需层层叠加,才有完满、了爽之感;二来,证明不可臆断结果、越步而过于简洁,即不可急食“朝天椒”,在基础不扎实时遥想攀高克难;三来,沉浸其中,享逻辑与想法产生与结合之乐趣,便自然不愿搁笔放弃,即爱辣者不于食中灌冷饮。此三者皆照应,终而有“洞天石扉,訇然中开”的豁然开朗之感——至于文章,作者所书意识流即辣味牵发的“金绳铁索锁纽壮,古鼎跃水龙腾梭”之跳跃神奇与精彩纷呈,各种词意、段意与逻辑套环皆如辣扩散般灵活发展——艺术创想又常于无序中爬剔有序,于有序中察见无序之鴻洞,正如“珊瑚碧树交枝柯”之意境,这种相互交错正表征着:辣依存于食物,而食物本身的劲爽弹滑又让辣的作用有锦上添花的效果。这三类活动皆遂令疑惑肃清,佳作浑成。此繄见辣萦六感之局部事例尔,实则六感时时交连契合,道也不尽而意有余。

        事行终了,碗盘终于净而见底,不免又有“我行殊未已,何日复归来”的意犹未尽,然而我总是处于矛盾与协和交合处的本心总让我有跳脱而出的多个视角——再观自己,吃辣享辣毕竟为何?是“人生如此自可乐,岂必局促为人鞿”的不愿被平淡束缚拘囿?然而为何平淡不能是一种自由和选择?那么自由和选择难道就是终极目标?可目标又于人生进展如何作用?——每每总是结于循环哲思圈,只得不断由直觉探讨、跳脱思维定势及总结一种目前能接受的圆满解释结构的方式,暂按其不表、积存在心、常想常新、包容完善,即采纳“运命惟所遇,循环不可寻”的现世主义感,暂且随遇而安:如佛说,“断爱”才能“近涅槃”,有舍才有得,而此话的当下之用,则是餐毕而返,明白即刻的满足胜于空想之乏味。是以感悟、惊喜之至——辣萦六感,缮性情;心宿当下,明事理;情满生活,增才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