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ey-horner-XE2RmuV6ed0-unsplash.jpg

仰望星空
(Looking up at the Starry Sky)

(《仰望星空》(4671字)是我于2021年5月10日作成,投稿学校参加校内华文散文创作比赛的作品。为参赛之故,作品选用了与《辣萦六感》类似的结构设计,即段落明晰,讨论点到为止,重于利用选择的语言、词句来可视化想法、感受,从而尽量与读者产生最大的共鸣。个人看来,由于众多文言词汇比现代词汇涵括更广阔的意象选择、更有效的表意效果及文字本身的美感,文言与现代字句穿插的用法更能确切、充分地达到我想要的艺术效果。此外,本人也在包括天文社团在内的多个学校社团中,因此一些观星的确实体验及星系名称也有所提及,意在增添文章可读性。此篇作品虽然未能在校内获得认可、赏睐,然而我始终相信它略带伤感、却又自我慰藉的普适性,它的哲学讨论和艺术表达,或仅仅是它提醒读者的一句:“看看星空罢”,能够让它带给感同身受的人们更多力量和勉励。)

( This prose is inspired by Zhu Yuxin's own stargazing experiences in Astronomy Club, and the quote "We are all in the gutter, but some of us are looking at the stars" by Oscar Wilde. It has adopted a wide use of vocabulary from ancient Chinese literature (文言文词汇) to add width and depth to the expressions used. With a melancholy yet comforting undertone, the prose is intended to bring power and confidence to those who are not yet in their desired position in life.)

        星光绽射,炳炳麟麟,好不懿哉。星星牵连之处,累累乎端如贯珠,麌然繁似群集;星空无垠之界,瀁瀁乎阔如海波,敻然深似涡旋。让夜中星霣如雨的浪漫随星光的闪烁和星体的缓落,慢慢融入感性的意识中,为单调的思绪平添几分趣味。人们泪如雨下的情绪枨触和意境美,便让星球坠落的新鲜感作为补充。适逢夜时,对着常见意象——星空:加上主动探索,便生了思考;加上个体映射,便有了诉求;加上负面反衬,便懂了知足;加上意境氛围,便享了自由;加上意味延展,便成了浪漫。

(一)思考——拥抱昧惑,看见热情,探索未知


        仰望星空,乃是因为人于生命伊始便“昧昧晽晽,皆欲离其童蒙之心,而觉视于天地之间”。作为世界的旁观者,幼小、懵懂的心难免有疑惑、顾虑与不安,此谓昧。昧,在此既非对心智不成熟的贬损,亦非对理解力未臻期待的冷嘲——应只把它视作对人生所处阶段的一种客观描述。面朝东方苍龙,南方朱雀,西方白虎,北方玄武,人不免生发渺小似尘埃的无力感。而对于未知,即使茫然无措,也应保持晽晽然的求知状——这是一种相信努力方能带来改变的信念感和乐天精神。为人,总要抱有一份时光冲不淡、遭遇夺不走、外力扼不住的天真好奇,才能坦然而从容地主动廓清心中的不解与焦虑,冲破那片蒙蔽自我的混沌星云。

        首先,这鸿蒙之气,或是因自己习惯性“雾化”纷繁的思绪而形成的白色保护罩,意欲让自己的理想境界永远干净、了无玼纇,与外界的不确定性划清界限。这层类于自欺的心理屏障,就好比弥散致远、密度远高于周围的行星状星云,虽让人觉得这样的感性与浪漫十分独特,然而它却正引着整个生命的能量场走向消亡——正如星云的形成总要伴随恒星物质的失去、亮度与温度的式微,进而是最终的消磨殆尽——底色终究是悲凉。 

        然后,人们对美好的追求——“觉视于天地之间”,从细节中找寻精彩,这应是一股强大的驱动力。弥漫四周、无规则形状的星云普遍常见,正如众人或多或少都有难以言清的愁思烦恼。要突破、摆脱这种覆盖面过广的影响,唯有从内感知或向外探索。

        第一,从内,我们可以察辨色彩本身,沉浸于无垠的视界,贪婪却合理地将美好尽收眼底。极光之色,包蕴万千——盭青抹上澄黄,亮粉皴染靛蓝,䞓红调和绀紫……光束平直滑过,嬗替似丝绸;色泽布濩流衍,涌动似海波。跨度之广、气势之宏、寓意之懿,不枉行者唶之、望者矔之。极光的变换,仿佛将能量这个抽象的概念变得可视化——流动、延展、放射、闪烁,一切都真实可感。随着观者心境的不同,色彩变幻便映射出了人内心不同阶段的渴求。

        第二,我们可以探索新解构,让理解多一个维度。虽然星云多呈不规则状,正如自己的纠结情绪,捉摸不透,但当看到双极星云时,我们会收获意料之外的启发。首先,美感层面,双极星云有着独特的两极波瓣,成轴对称——星云不止限于混沌,正如心绪不必沉溺于悲伤,要发现悲伤中独特的美感,需要从改变思维结构开始。其次,形成原理层面,不同于其他不规则星云,双极星云成于高能量粒子向其两极向外流出。有时那些看似不可破的疑难、症结,或许是因为困难积压于一处,造成了在局部内,难解心结密度过大的情况,这些心结正如高能量粒子,最后便促成了物理及心理上混沌的形成,再难化开。此时,对照双极星云,我们也应看到在内心中自创新结构的可能性——让内心聚积的能量朝两个对立面发散,正反均作思考,便在大局观上收获了美感与完满。

        仰望星空,拥抱自己昧惑的阶段,看见自己内心的热忱,探索世界更多的可能。


(二)诉求——调整期待,承受落差,不易本心


        仰望星空,乃是欲追求“差池不相见,黾勉空仰止”的境界。此句所成,乃因古人有心去寻山中意境、景中之道,不巧无缘邂逅本要拜访的雅居主人。他并无失落挫败,而随即转意寄情于景。无心相见的飘逸自得,反让这次无奈的不遇成为了难得的反思契机。推而广之,人类观星时也正如诗人这般,期待勘破、皦察细节中的奥秘,满怀期待与诉求。然而,当我们意识到自身理解、解释能力有限时,我们转而赞叹自然的美丽和宇宙的浩大,少有郁郁不得志的怨言。或许与现实妥协的本质原因,不全是我们情趣高雅、抗挫力强,而更多在于我们对自己渺小存在的认知和被动接纳——不是主动追求潇洒,而是现实只好这样。

        有了诉求,不易本心,个体才算真正热烈地存活、真实地存在。是选择像流星般,被自己的理想、追求所吸引,燃烧自己的精力,不惜与周遭环境发生强烈摩擦,只为留下刹那的永恒,从而竭力满足自己的夙愿;还是做白矮星,自身不再有能量来源,只是从自己已存蓄的能量中获取、散发微弱的光亮,虽然较为稳定,却颇有固步自封、满于现状的感觉——像这样的人,不知其诉求本身就是安稳,还是经历岁月的磨砺,其炙热的感情已被浇灭冷却。在浩瀚宇宙之中,人们想要寻得一份专属于自己渺小存在的慰藉、共鸣,于是便眺向远方、于星宿天象中探赜索隐,找寻自己想成为的星体、想遵循的星轨、想归属的星团……

        仰望星空,调整自己过于理想化的期待,承受外在现实与颅内设想的客观落差,保持本心,而后才可满足内心诉求。

(三)知足——认清现实,遵循时律,立足生存


        仰望星空,乃是要明白“上天之縡,杳旭卉兮”的普遍规律。上天之事,迅疾冉缓,按序发生,不可控力太大,就像观星时的天气状况——叆靅云布时,人们不得不放弃观察;雷雨交加时,人们又不得不仓皇躲闪。不由选择、不可更变的事,还是莫要怪自己准备不足、预测偏颇、错过佳时了。在观星时,如此显然而被普遍遵循、无需佐证的道理,放到其他生活情景,却被反复质疑。何苦为了外界“含哀懊咿,不能自禁”呢?

        万物运行,皆有它的时律。为改变现状而做的努力,当然是对个体能量的积极释放。然而,若总是过多遥想未来、任思绪驰骋,就难免落于眼高手低的窘境。苛求完美,或许是这个时代赋予个性、自我之人的特质——完全对这一追求脱敏,竟会显得格格不入;过于认可这一特质,却会又被时代塞进跋前踬后、动辄得咎的另一个夹缝。还是仰望星空吧——连星星这样高挂天空、令人向往的存在,也总有寿命时限、活跃周期,人又何必偏执于某个人生节点的成败?我们总是觉得生存是最毋庸探讨、理所当然的概念,即:我们的精神、现实活动,总要建立在生存这个普遍来讲已无需忧虑的基础概念上,多谈无益。可是,少谈生存的本义,也会让人顿时少了生趣、失了本心,转而又去苛求完美。不妨把现实冲击,当做如陨星坠落般的现象;把随之涌上的失落、不甘与无力感,当做对自己存在的切实提醒;把略显懦弱的逃避策略,当做为了生存而选的最优解——由此,心里便能对这个世界多一种理解,多一份安心,多一捧热情。在物质、精神世界极大丰富的时代背景下,不知自何时起,谈论生存,已成“下里巴人”的标签。然而,我们应当始终明白,生存本身,就是足够完满、治愈而有意义的——正如星体的存在一般,只要发着自己的光,个体并无极力自证的必要。

        仰望星空,认清现实所亟待的恰当反应,遵循万物皆有时的普遍规律,接纳生存这一足够纯粹美好的基本概念。

(四)自由——营护意境,享受经历,随性韫韣


        仰望星空,乃是盼偶得“长歌吟松风,曲尽河星稀”的惬意悠然。像这句诗中那样恰到好处的相逢、了无辖制的畅谈和兴尽而返的处世心态,尽是对内心自由的描述。何以得此境界?远离难逃的世俗枷锁与难却的琐事坎壈,回归自我,让时间停摆,专注于从坚持的事中体验心流,从点滴进步中收获惊喜,从肆意跳跃的思维中感受自由。或许,这些小步骤果真会将人迎向“瑰意琦行,超然独处”的意境。正如有着“宇宙中最孤独的恒星”之称的CX330的存在——它结构紧凑、体积巨大——个人的内心自由,本身就伴着有如镭射般高度集中的意志力,及无法腾挪的强大气场。比照CX330形成机制的新奇罕见,自由之境的独特,也唯有自己能奋力创造及悉心营护。

        自由之美,本就宜个人享受。比起“胸中襞积千般事,到得相逢一语无”的尴尬与生硬,何不追求“澹然离言说,悟悦心自足”的惬意与自得?即便没有恒星相邻亦或行星做伴,CX330在最近一次观测中仍然显示着正在爆发的状态。CX330享受着自我的发光发热,曾在短短三年内,亮度便增加了数百倍。这便是享受经历、享受自由。不论周遭如何变化,或许人人都应有这样自己“一亮到底”的决绝。

        若光芒万丈是一种固有能力,那么照到多远,就都是自己的选择——若毫不裹藏,将软弱的每一面都被光芒覆盖,即是里外强大;若是适时选择韫韣,保护自己不因过于特殊而利益受损,即是韬光养晦。总之,个人的选择总应让人获得自由与释放,而非更多的愁思与顾虑。星体不会因光芒万丈而赧颜焦虑,也不会因暂时暗淡就暗自压抑。一切都是瞬息,一切都终将过去。但愿每个选择,每种状态,每个阶段,都能被给予应有的尊重、允许与安宁。

        仰望星空,了解到如何营造属于自己的自由,享受自己靠着坚持迎来的独有经历,随着性情,像星体般自由而有选择性地释放自己的能量。

(五)浪漫——重释仰望,交合悲喜,莫衷一是    

    

        仰望一词,因其对应着举头遐想的景象,便好像天然地与希望、美好绑定在一起。王尔德有言,“我们都生活在阴沟里,但仍有人仰望星空。”此中道理,果真是仰望星空时,我们感受到的都是美好吗?其实不然。多少个时刻,我们的幡然醒悟,不是因惘然、空悲切、绝望良久而豁然得了启示呢?再者,星空在时间、空间上包蕴了多少无限的可能、映射了多少或许短暂却精彩的存在,单从情理上推论,想必世界也不啻美与希望——何时,我们能让平视悲喜交融成为可能,再重获灵感呢?

        仰望星空,本质上便是仰望黑夜。星星只是简单点缀着黑夜,我们便沉溺于星星点点的浪漫;而对黑色的全面席卷、神秘玄妙,我们却避之犹不及。为何不任由自己短暂地陷入“万物皆胥靡”的黑色感伤、细腻中呢?或许是因为黑色力量的震慑感及我们与生俱来对这样强烈能量的敬畏、抗拒;或许是因为我们对自我承受能力的怀疑,怕置身其中的吸引力,会让人无法抽离;或许是因为我们太怕自己成为特殊的个体,爱上融入无边的未知感,而与世俗方枘圆凿——一个维度上的爱,在另一个维度却成了阻碍。可是,虽然个人行事是独立的,行路是独有的,快乐是独具的,但悲伤却是可以独享的。那么为何要独享悲伤呢?让悲伤情绪消解在形成初期、永远释然,不是更让人喜乐吗?其实,仰望星空时换一个角度,就会发现愁绪的存在也并非不可——土星因为有了星环而总是被称作太阳系中外观最美的星球,但星环不过是由碎冰块、石块、尘土组成,只是在太阳光的照射下才显得熠熠生辉、格外美丽。类比个体的存在,组成星环的杂乱而琐碎的物质,正如人的负面情绪,它们单独近观时或许不堪而另人排斥,可是抽离出来看,它们不论如何都是个体存在中不可或缺的特质——有了悲伤,人的多面性才能立体浮现。而土星环被照耀时显现的美丽,正如悲伤之情由理性之光照射时迸发的灵感、反思——忧虑变成了坦然,困惑变成了明朗,窘况变成了历练,沉痛变成了笃定。直面那片无边无际的黑色吧,哪怕它让你染上悲伤,至少它让恐惧消散了;操控那团令人悚骇的不可控力吧,哪怕它让你横冲直撞而身不由己,至少它让无力感褪却了;抛却那些星体冲撞后的残骸吧,哪怕它让你因曾经拥有而自责,至少它会让你未来的惊籧永远不再掺杂曩昔的怯懦。

        人们总说,熬过了当下,未来会一片光明的。难道终日坎壈,就唯有寄希望于远方吗?其实,有份寄托固然是一种好的慰藉,只是当这种慰藉的合理性成了普遍真理,它便不再对那些焦虑而自我的个体奏效了——一旦仰望未来成了常态,一旦它无法再提供给个体那份期待中应有的特殊、专属感,一旦现实的快节奏与那个“未来”到来的慢鼓点韵律不调,我们难道还要自欺般地佐证:“瞻望未来,就能让现在的自己释然”吗?或许从下句中,我们能有所心得——“佹佹成者,俏成也,初非成也;佹佹败者,俏败也,初非败也。故迷生于俏,俏之际昧然。于俏而不昧然,则不骇外祸,不喜内福;随时动,随时止,智不能知也。”简单理解,即:大致观去,近似于成或败者,就是“俏成俏败”,人莫要被某个时段所观的假象所迷惑,应不惧失败之后果,不恋成功之喜乐,只观世界之现象,物我分离,待时而动,随心而止。那么,这又如何与仰望星空、仰望未来挂钩呢?其实,与其将仰望星空的举动,划归为人因憧憬未来而找寻长久寄托的过程,不如把仰望星空当做人于当下从瞬息万变的意象中,意欲捕捉灵感的一时之兴。换言之,在节奏加快、被焦虑吞噬的现今,老派的、满富哲思的遥远向往虽然美好,可是太多现代人在向未来那个星体发射信号、尝试连接、共鸣时,就已被漫卷的噪音数据干扰裹挟了。这并不是说现代的我们不懂坚持,而是说在敻远的企望太难触及时,不妨把仰望星空看作一个适应自己节奏的活动。为何要苛求呢,如果可以内心自由的话?为何要难耐呢,如果可以感受美好的话?为何要窘迫呢,如果可以逃出生天的话……

        仰望星空,尝试重新诠释自己仰望的理由与收获,糅合悲喜中共通的浪漫,在生活中,为自己找寻到渺远寄托与当下存在均可发挥功用的关键质点。

(六)结语

        

        仰望星空,是为挣脱自困的迷茫,重获生命的热情;仰望星空,是在适应现实的蹇涩,争取诉求的圆满;仰望星空,是想内化时律的合理,表达存在的价值;仰望星空,是求秉持随性的自由,臻得境遇的晏如;仰望星空,是享坐观现象的切实,体会意识的流动。

        仰望星空,外掇灵感,旁掠现实,內察自我。